西安这家自行车维修老店要关店了 市民希望留住“城市记忆”

西安这家自行车维修铺要关店了,市民对它恋恋不舍,说:“是几代西安人的城市记忆。”

近日,西安市民杨先生致电华商报,他说,位于东羊市路的“长江自行车营业部”快要关店了,“老板说将不再经营了,我心里五味杂陈,经常路过那条路,很多西安人都在这里修车,手艺好价格低,是几代西安人的城市记忆,很留恋!希望你们能关注。”

华商报记者查询发现,“长江自行车营业部”此前被媒体报道过,对西安市民来说,是非常熟悉的自行车维修铺。

9月24日,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市东羊市路,找到“长江自行车营业部”,从店面牌匾可看出,这是一家老店。牌匾上写着经营范围为维修、配件零售,涵盖自行车、电动车、三轮车。店内有自行车轮胎等各类配件,陈设依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风格,“柜台是木头加玻璃柜台,一直没换过,朋友建议我换成铝合金的,我不愿意。柜台里放零件的盘子是上世纪西安陶瓷厂生产的,现在在市面上不好找到。店里结账一直用的是算盘。”店老板黄钢明介绍,“我是1992年接管长江自行车营业部的,就想留着那时的记忆。也没想通过这个店赚大钱,包住生活就够了,来店里的基本都是回头客。10月15号,我就关店了。”

黄钢明,1952年出生,西安人,今年70岁,脸上总是带着笑容。9月24日,他讲述了这个店的历史。

1973年,21岁的黄钢明进入西安一家自行车零件厂工作,做过电焊、钳工、维修,干过8年电工,也干过生产调度、车间主任。1992年,长江自行车营业部当时的经理退休,黄钢明接管,1995年,黄钢明盘下了长江自行车营业部,这家店成为个体性质。1998年,黄钢明在东羊市路租了这间门面房,一直营业至今,共24年。而他从事自行车行业工作要从1973年算起,至今已有49年。

“开这个店,我第一重视的是信誉。现在,换一个电机60元,一般情况下换一个自行车轮胎30元,打气服务根据不同的车,有5毛、一块、两块,定价低不还价。店里每月收入够交房租、给工人发工资、管我生活就行了。”黄钢明说,“高峰期时,如果有学生需要修车,我都是优先学生,因为孩子们时间紧张,要回家吃饭,还要上学。遇到学生忘带钱,我就让孩子先回家,上学路上再带来。”

黄钢明说,几十年来,自己的店有很多回头客,“有的老顾客从长安区、高新区等过来,骑车一个半小时过来我这里修车。我也就是喜欢干这一行,对自行车有感情。”

华商报记者采访店老板黄钢明时,有两位顾客正在修车。14岁的高同学,正在上初三,他来修自己的山地车,他说:“这辆山地自行车以前是我妈上班时骑的,有十几个年头了,现在我也经常会骑。自行车有啥问题,我家都来这家店修,以前来过好多次了。这里修车价格不贵,一般十几块。我也会推荐同学过来。”

家住附近的薛女士正在给电动车后轮装暗锁,她也是这家店的老顾客了。薛女士说:“店里的伙计很负责,每次修车前都会帮忙检查下车子整体情况,修一次的价格不贵,手艺挺好。” 听说下个月这家店要关门了,薛女士说:“已经习惯在这家店修了,很放心!以后自行车、电动车有啥问题了,还真不知道该上哪儿去修了。”

从业这么多年,黄钢明见证了“自行车历史”。“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骑自行车的人多,能有一辆二八杠自行车,很了不起。后来,汽车多了起来,再加上公交车也越来越多,自行车就变少了。不过,再后来,电动车越来越多。这几年,自行车又多了。”9月24日,黄钢明说,“现在自行车设计时尚,种类多样,骑行爱好者越来越多。不过,我还是对二八杠自行车有感情。”

为了与时俱进,电动车多起来后,黄钢明专门买了书学习,因自己有8年电工的工作基础,他很快清楚了电动车的构造,也学会了怎么修理电动自行车。

“10月15号,房租到期了,我也就关店不营业了。自行车工作干了49年,我今年70岁了,想休息了。准备带着老伴自驾游,明年开春计划去新疆、西藏旅游。”黄钢明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