桨板——乘风破浪“弄潮儿”们的新兴水上运动

桨板,是近几年流行的一项水上运动,目前在湖北桨板联盟的牵头带领下,已经成立有50余家桨板俱乐部,有近千人参加这项运动。但说起桨板这项运动可能很多人还很陌生,6月中旬,记者采访了位于武汉汉阳的鹦鹉洲桨板俱乐部的成员们,了解这项新兴的水上运动。

在江边,只见一群身着游泳衣手握船桨的人或坐立,或直立站在平坦的板上,用桨划行,迎着江风,又酷又飒,好不惬意……

3月18日上午8时,风高浪急的广东湛江徐闻县海域,迎来了这样一群人,他们在大海中英勇无畏,乘风破浪,并创下了两项国内纪录。

来自湖北桨板联盟23个俱乐部的123名桨板和游泳运动爱好者,来此参加2021湖北桨板联盟琼州海峡百人横渡挑战赛,创下了中国桨板团队横渡琼州海峡人数规模之最和中国桨板女子团队横渡琼州海峡人数规模之最两项国内纪录。

未知的海浪、强劲的涌流、多变的风向、水母的攻击、烈日的暴晒等困难让许多人望洋兴叹。但是来自湖北桨板联盟23个俱乐部的123名“弄潮儿”却不怕,湖北桨板联盟负责人史正祥说:“我们把湖北的赛场整体搬到了琼州海峡,这是一次难度极高的挑战之旅”,活动结束前的每一分钟,都充满了未知的变数,正是这样的重重难关,让此次活动更显得波澜壮阔!

今年恰逢中国建党100周年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海南岛71周年,湖北桨板联盟的桨友们,还在南极村中国人民解放军琼海战役渡琼作战指挥部旧址前唱起了《没有就没有新中国》,以此来庆祝党100岁生日。

说起那次横渡琼州海峡的经历,来自鹦鹉洲桨板俱乐部的成员王峰萱终身难忘,今年已经65岁的她是那次挑战琼州海峡中年龄最大的一位,她练习桨板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对于学习桨板,她颇感自豪,“我一天就学会了!”,而在挑战琼州海峡的过程中,队友们担心她会不会因为年龄大而吃不消时,建议她上船休息,被她一口回绝了,她表示一定要横渡到对岸海口。整个过程中,她一直跟着队伍,不掉队,甚至还超过了很多低龄选手。经过五个小时,她随同鹦鹉洲桨板俱乐部的队友们一起成功登岸。她对自己说,“我想着虽然我是年龄最大的,但是我不服老,我也不想拖队友们的后腿。”现在,王峰萱每天都会锻炼几个小时,家里人对于她的决定也很支持,“这项运动真的太有意思了,现在我已经可以站起来玩桨板了,我为自己感到自豪!”

今年50多岁的王爱华每天都会带着她的爱宠笨笨前来练习桨板,而笨笨却一点不害怕,总是乖巧地坐在板上陪伴着王爱华每天的练习,引来周围人惊奇的目光,王爱华告诉记者,“每天下午都会来玩一会,上手也特别快,但桨板运动对技巧有要求,不仅需要力量,还要能掌握平衡,对于健身也是一个很好的运动选择。“

今年36岁的胡亮是一名80后的IT行业的创业者,接触桨板已有一年的时间了,说起和桨板的结缘他告诉记者,“在没有接触桨板这项运动之前,我就是一名跑步爱好者,经常也会参加一些跑步比赛,比如马拉松、越野跑之类。一次在汉阳江滩跑步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江面上有人在划板,顿时我觉得这太酷了,一下子就吸引了我,待这人上岸后,我就找机会上前去搭讪。原来这位就是湖北桨板联盟的创始人——史正祥,三文鱼(人称:三哥)。在三哥热情的介绍下,我认知了桨板这项运动。后来,经三哥介绍,我加入了位于武汉汉阳江滩的鹦鹉洲桨板俱乐部。。平时我就喜欢运动,之前在江边跑步的时候看见他们玩桨板觉得很有趣,就开始尝试,最开始还有些惧怕心理,但是没想到在练习了几次之后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发现桨板还是很好上手学习的。”

胡亮介绍,在2020年夏天,他和鹦鹉洲桨板俱乐部队友们,一起参加了2020武汉全民健身运动会武汉桨板团体队大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桨板的比赛。在各路高手面前,我的表现只能是一般般。但参与这个赛事,让我感受到了桨板的乐趣,也见识了高手的水平。本次比赛,决出了武汉地区的“板王”。我有时候也会戏谑自己,我的目标就是要成为‘板王’”。

2021年元旦这天,胡亮又参加了由湖北桨板联盟组织的 “桨浪长江”第二届武汉桨板长江马拉松。这是一群由来自湖北的桨板爱好者组成方队,一共又20余人,从位于武汉江夏区的中山舰码头下水,顺江而下,穿越武汉九座长江大桥(依次是军山长江大桥、沌口长江大桥、白沙洲长江大桥、杨泗港长江大桥、鹦鹉洲长江大桥、长江大桥、长江二桥、二七长江大桥、天兴洲长江大桥),最后在位于武汉青山区的汽渡码头上岸,成功挑战长江水上桨板马拉松。

“之所以选择在新年的第一天参加这样一个活动,也是图一个吉利。我们一路顺江而下,顺风顺水,希望在新的一年里,顺顺利利,一帆风顺。在参加活动之前,我的内心还是有点忐忑的,一方面是我没有长划的经验,另一方面是当天的气温很低,一旦掉到江里,活动就要终止。所以活动前,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就是,一定不能掉江里,哪怕是跪着划、坐着划。当我们刚下水时,要从南岸横渡到北岸,江面上的浪有点大,心理还是没底,为了稳妥起见,我选择的是跪着划。渐渐地适应了整个节奏,很快我就站起来划行了。再到后来,已经完全融入到活动的乐趣中。当天,我携带了两台运动相机,通过多机位的方式,记录了我们整个活动的过程,并剪辑成视频集锦,我给视频起名为《九桥飞架南北,一板顺江而下》。”

而关于桨板给他的生活有带来哪些不一样的改变,胡亮说:“参与桨板这项运动,让我体验到了不同寻常的乐趣和体验,同时也训练了我的胆量和勇气。之前,我虽说会游泳,但也只能在泳池里游,一直对公开水域有着心理上的恐惧和障碍。接触桨板这项运动后,我挑战过东湖,环东湖一圈划行。这次更是挑战了长江,在长江上划行了45公里。渐渐地,我逐步克服了对公开水域的心理障碍,让我变得更有勇气,桨板成为我继跑步后的又一项爱好。”

“斗板”是武汉人独创的民间水上竞技,通过控制桨板翘起、旋转,将对手击落入水,则为胜。去年武汉全民健身运动会,“斗板”是桨板赛事项目之一。除此之外,还有水上接力、水上救生等竞速项目。

今年3月28日,湖北桨板界赫赫有名的陈浩然新婚大喜,在去年武汉全民健身运动会上,他在桨板“斗板”得了第一,因此获得了“武汉板王”的称号,而为了庆祝他大婚,湖北桨板联盟也首创龙舟桨板迎亲,在仙桃举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桨板婚礼,吸引了沿河两岸和桥上数千观众围观,只见桨板成员们身着红色的礼服,划动着手中的船桨,一时间,水中岸上一起嗨,好不热闹。

而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除了日常的训练,鹦鹉洲桨板俱乐部队友们还承担着日常江上救援的工作,“桨板本来就是一种救生工具。早年,夏威夷冲浪教练为了方便移动,发明了桨板,后来它才作为水上运动在全球普及。”

夏季,由于在江里游泳纳凉的人不少,因桨板“快”,所以担负起救人的任务,长江救援队鹦鹉洲长江大桥支队副队长、汉阳游协副秘书长陈爱华说:“夏季长江救援值守,桨板比救生圈救生衣都省力,每年我们都会救起几个游泳不慎溺水的人。”

史正祥说:“湖北桨板联盟创建于2017年10月25日 。三年来,由最初的1个俱乐部的15人,发展如今50多个俱乐部,联盟成员大概4000多人。”,他也表示,“35岁以下的大约只占1/5,武汉玩桨板的年轻人不多,中年人居多,但其实桨板史一项老少皆宜的运动,也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可以加入我们的队伍,它的安全系数是比较高的,不像一些极限运动存在碰撞等危险,希望这一项新兴的水上运动项目能够借此机会推广开来,在全国范围内得到普及,让更多人都爱上桨板运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