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轮滑到速度滑冰 32岁的郭丹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我能够站在冬奥会赛场就已经赢了。”从轮滑转速度滑冰、身兼两个项目训练比赛、32岁的高龄……郭丹让一切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虽然在2月19日结束的速度滑冰女子集体出发决赛最终位列第14位,但郭丹享受着比赛的过程,也给年轻人带来了更多的思考和榜样。

今天下午在“冰丝带”举行的速度滑冰女子集体出发半决赛中,中国两名参赛选手李奇时和郭丹成功晋级决赛,只不过相较于顶尖选手,中国队在该项目中只是处在中游水平,最终李奇时和郭丹在所有选手排名分别为第10 和第14位。

虽然第14的成绩尚不如自己四年前在平昌拿到的第10名,但是对于郭丹来说这已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赢”了:“这一路对我太艰难了,我是一个很在乎过程的人,我只要过程做好,结果就交给命运。”

的确,这一路对郭丹来说太艰难了,站在赛场上的她已经是32岁的年纪,是国家队年纪最大的女选手,年龄带来的有关身体能力的下降对于32岁的女选手来说不可逆,但年龄对于郭丹来说也是另一种的财富。

“年龄大我就要起到非常好的带头作用,我希望用我的体育精神影响年轻人,让他们觉得特别苦特别累的时候,可以看到大姐姐还在这里拼命。”

榜样的作用是无穷的,所以当年轻队友给郭丹说:“丹姐你还在坚持,那我们有什么说苦说累的理由呢。”郭丹会觉得非常感动:“这就是我的意义,我在国家队存在的理由更多就是我们互相帮助,让年轻人看到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便是郭丹作为一名已经功成名就的轮滑世界冠军投身到速滑领域:“两个项目训练比赛很多区别,轮滑是增加摩擦力产生速度,速度滑冰是要减少摩擦力,而且两个项目器材也有着很大差别,有太多难的地方了。”

不止是轮滑和速滑,郭丹还进行着自行车的运动训练,她表示,自己之所以会进行这些“跨界”,就是为了给运动员开拓更多的思维:“也不只是年轻运动员,对于年轻人也是一样,大家都可以让自己的职业、自己的运动员生涯得到最大化的表现。”

其实在今天半决赛结束、决赛开启前的间隙,郭丹还给自己亲密的丈夫、自己优秀的教练、自己信赖的导师贺鑫打了一通语音:“他是最了解我的人,认可我半决赛的表现,这让我充满了信心,他给了我决赛很多指令,让我清晰知道自己比赛中应该干些什么,虽然最终结果并不是很满意,但我拼尽了全力,享受了过程。”

结束了北京冬奥之旅,郭丹决定短暂休息一下,但是她的运动生涯并不会因此停止:“年龄不是问题,我滑到55岁滑到退休都没问题。”那么下一个赛场会是哪里?郭丹说:“我希望杭州亚运会大家能够看到我的身影,我能以轮滑运动员的身份站在赛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