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日报 数字报纸

“渔翁江上佩笭箵,一卷新传范蠡经。郁郁林间桑椹紫,茫茫水面稻苗青……”宋朝诗人陆游在故乡家居时,喜欢泛舟鉴湖,饱览湖光山色。

鉴湖,绍兴人的母亲河,始于春秋战国至东汉永和以前,是由泥炭沼泽发展而成的自然湖泊群。东汉永和五年(140年),会稽太守马臻为解决山阴水涝,制定出总纳会稽山北三十六源之水为湖的计划,筑堤蓄水,当时为江南最大的水利工程之一。它东起今上虞蒿坝镇,西至今柯桥钱清,全长56.6公里,湖总面积189.9平方公里。随着日积月累的围垦,今日鉴湖由偏门东跨湖桥到湖塘的西跨湖桥,长约22.5公里,形如一条宽窄相间的河道,镶嵌在绍兴平原之上。

如今,位于柯岩街道海山村的鉴湖边,竖起一座马臻纪念馆,详细展示了鉴湖古往今来的历史。唐代诗人李白和杜甫分别留有“镜湖水如月,耶溪女如雪”和“越女天下白,镜湖五月凉”等脍炙人口的名句,描绘了这里的人杰地灵。

“水乡泽国,风貌古朴、酒香醇厚、严峻石奇、人文荟萃。”62岁的沈幼炳从小在柯岩街道海山村长大,对鉴湖两岸的资源如数家珍。“小时候直接跳进去就能游泳,水里都是鱼。”沈大伯说,然而好景不长,随着一批印染、化工企业入驻,鉴湖江受到很大的污染,最严重时部分湖水无法饮用,一度影响了绍兴人引以为豪的黄酒产业。

“五水共治”以来,绍兴人痛定思痛,大力推进鉴湖水环境综合治理,用一系列壮士断腕、破釜沉舟的行动,帮助母亲河重现昔日风采。

“水环境终于逐步恢复了。”柯桥区治水办副主任孙其康介绍,近两年来推进鉴湖流域沿线家印染企业迁入滨海工业区,塔牌酒厂等8家有生产性废水和生活性废水排放的企业全部纳管排放,加强沿河会稽山绍兴酒等14家规模工业企业和鉴湖流域周边小微排污企业的监管,92家畜禽养殖场全面清养关停,20家渔场全面清除渔业养殖设施,完成鉴湖江沿线个居民区的生活污水治理工作,建设完成沿线生活污水公共收集系统……

从海山村出发,记者乘船实地察看。一路巡去,水面洁净,碧波荡漾。在镜水南路与柯岩大道两座跨江大桥之间,约3公里多的江段,南北岸大多数地段为绿化所点缀。再向西北行,鲁镇的古色古香、柯山的葱郁蕴秀、鉴水的大气灵秀,相继映入眼帘。水路悠悠,沿岸村庄、酒厂、民居点缀在苍翠的绿化中,格外秀美。清代绍兴籍文学家李慈铭“沿堤花气通人语,隔岸松风引酒香”诗句中的画面,又在这里重现。

“‘五水共治’见到效果哉,现在的河水又可以淘米、洗菜了。”在湖塘街道鉴湖村轮穗自然村,65岁的陈春娟大妈感受很深。村庄依鉴湖北岸而建,许多村民的房屋与鉴湖近在咫尺,对于环境变化最有发言权。

“目前已经建成12公里生态护岸,改造立面6万平方米。鉴湖水质由劣Ⅵ类提升到Ⅲ类,局部断面达到Ⅱ类水。”负责鉴湖治理工作的柯岩旅游度假区管委会社会事业局局长许立刚说,今年还将投入3.4亿元,完成南岸慢行系统、黄酒小镇生态绿带等6个项目。

每天吃完饭,沈幼炳都会在村里的绿道旁散步,喜滋滋地欣赏重焕新生的母亲河:“重见鱼虾欢腾,家门口又可以游泳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